点赞墙 | 段子标签云

今天上白班的他突然给我打电话了我觉得他肯定是打错电话了我猜对了

昨天让我睡沙发的老公,今天上白班的他突然给我打电话了。我觉得他肯定是打错电话了。。。我猜对了。

今天上白班的他突然给我打电话了我觉得他肯定是打错电话了我猜对了

本站图片来源互联网,旨在为网友提供欣赏与快乐,如有违规图片或其他资源,带上图片链接电邮联系管理员:二八零一六一七三九@qq.com立即删除


要不又亏有得笑话真的不可以这样说得啊

  玩电脑几年,昨天有两MM手拿着一杯奶茶过来说有一个字不认识来请教我,她在纸上写了一个‘嵩’字给我看问我是什么字,我一看这个字其实我真的也不认识,于是我就说:晕,这个字我也不认识啊,上学的时候没学过,可能是新出来的字吧?那个MM扑哧一笑把那奶茶喷得我键盘都是,幸好键盘是防水的,要不又亏。有得笑话真的不可以这样说得啊 。。。。。


就报了个不怎么样的三流大学

  当年高考失利,成绩不理想,就报了个不怎么样的三流大学,我爸送我去,一路问着路去,到校门口我两都懵了,望着有些破旧的学校,我爸说:闺女,把通知书拿出来看看,是不是这家大学,不要走错学校了…


——总还以为自己是水果

  1、钱不是没有,只不过你有的是正数,我有的是负数。

  2、我戒酒了,咱们今天少喝点吧!

  3、又在承诺,咋那么多谎言呀!

  4、小弟:大哥,你的人缘真好,周围那么多人经常找你!大哥:都是来要债的。

  5、上联:为需求而生,为用户而死,为浏览器奋斗一辈子!下联:吃CSS亏,上JS的当,最后死在兼容上!横批:前端人生

  6、北京一高校贴出告示,劝戒学生先不要谈恋爱,等你拿了诺贝尔奖以后,你现在交的女友很可能是你的丈母娘。

  7、不想奔三,是因为还没二够!

  8、《植物大战僵尸》真骗人,老是提醒说“有一大波僵尸正在接近”,就为这没日没夜的玩了整整一年,结果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大波僵尸”!

  9、我们一同学在网上抱怨我们学校检查宿舍很形式化,然后他有一个军校同学回了一句:你们形式化,我们还要给假花换土呢。

  10、哥是文明人,所有脏话已使用唾液消毒。

  11、18岁的女孩像樱桃,好吃、好看又很贵;

  28岁的女人像苹果,大众水果,便宜,看起来也不错;

  38岁的女人像菠萝,便宜,好不好吃就看你爱不爱吃,好看吗?自己琢磨;

  48岁的女人像西红柿,——总还以为自己是水果!

  12、偶发现,整死Q宠比整死一个人还要难。

  13、从来不抄袭,没说不复制。


我收集了不少其它以人体残骸制作的艺术品

档案十四 人皮娃娃
  
  “有人喜欢收藏邮票,有人喜欢收藏钱币,甚至火柴盒,和他们一样都喜欢收藏,只是我收藏的东西比较特别而已。”说话的是一位姓洛的都市女性,她打妆入时,成熟而富有女人味,给人一种如贵族般的高贵感觉。她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年薪过百万,而且善于投资理财,房子、轿车对她来说就像衣服一样,想换就换。然而,条件如此优越的她,在跨越三十大关之后,依旧形单只影,原因不是她高不可攀,而是她的特殊嗜好——收藏以人体残骸制作的艺术品。
  洛小姐悠悠地点燃一支女性香烟,举手投足间每个动作都很优雅,脸上的表情很平静,双眼透出冷静而睿智的光芒。可是,不管她如何掩饰,我还是知道她的心里正忐忑不安,因为她在一分钟前点燃的香烟,还架在烟灰缸上冒着青烟。她以轻描淡写的语气给我讲述她的诡异经历:“大概三四年吧,当时公司派我到台湾处理一些业务上的问题,办完公务后,负责接待我的小瑶就带我去参观一个艺术品展览会。展览会主要是展示一些以人发制作的人偶,在参观期间,我从其他参观者口中得知,在台南有一个老人拥有一个头发会不断生长的人偶。这条信息让我大感兴趣,而且当时也有充足的时间让我到台南走一趟。
  “要打听人偶的下落并不难,因为这个人偶在当地略有名气,而且小瑶是在台南出生的,所以没花多少时间,我就得到了老人的住址。虽然我要小瑶陪我到台南,是个超出她工作范围的过分要求,但是却她很乐意,因为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回过台南了。
  “台南是个不错的地方,可惜我没有时间停下来慢慢欣赏,一到步,我们就立刻赶到老人家里。表明来意后,老人让我们观赏他珍藏的神秘人偶,这是一个身穿华丽宫廷和服的女儿节人偶,做工非常精细,是一件难得一见的艺术品。一般的女儿节人偶,头发都是盘起的,但这个人偶的头发却如瀑布般散落。
  “老人说人偶是他外婆传给他母亲的,而他没有姐妹,所以就传到他手上。本来人偶是一整套的,有好几十个,后来因为搬迁等原因,其它的都已经掉失了。他一再强调外婆是日本人,并说自己身上流着日本人的血,也是个日本人。
  “我对这个老头是人还是鬼子没有兴趣,因为我被眼前的人偶深深吸引住。老头喋喋不休地说着一些媚日的话语,我听烦了,就直接让他开个价,把人偶卖给我。他说人偶外婆传下来的,是他身为日本人最好的证明,如果把人偶卖掉,就等于舍弃祖先留给他的荣耀。
  “老头子的话虽然说得动听,但我还是以一个可以让他忘记祖先荣耀的价钱把人偶买走。人就是这样,为了钱没有什么不可出卖的,只是价钱高低的问题的罢了。
  “从台湾回来后,我把人偶放在卧室里,每天都在留意它的头发有没有变长。可是半年过去了,人偶的头发还是跟原来一样长。虽然我被人骗了,但我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后悔,因为人偶的确非常精致,就算头发不会生长,也是一件值得收藏的艺术品。而且,在这半年之间,我收集了不少其它以人体残骸制作的艺术品,以骷髅头制作的烛台,以人皮制作的字画,以人骨制作的颈链,还有很多其它不同的艺术品。
  “我对以人体残骸制作的艺术品越来越感兴趣,而且因为工作关系,我经常要到不同的地方出差,因此我能收集到世界各地的人体艺术品。我的房子几乎每个角落都摆放着这些艺术品,朋友都因此而不敢来我家作客。他们觉得这些艺术品很恐怖,甚至幻想它们会附有鬼魂,但我却为它们那份神秘的艺术感而着迷,如果它们真的附有鬼魂或者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地方,我会更加高兴……至少,在得到那对人皮娃娃之前,我是这么想。
  “那是一对使用人皮和人发制作的娃娃,一男一女,样子像四五岁的小朋友,大小比例与真人完全一致。我第一眼看见它们的时候,还以为是两个活着的小朋友,因为它们的做工实在太精细了,用完整的人皮缝制,而且缝口隐藏得非常好,要不是卖主告诉我,我根本不知道缝口就在它们的头顶上。
  “卖主说人皮娃娃本来是一对姐弟,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被制成人皮娃娃,辗转多年才落到他手上,至今应该已经有五、六十年历史。他还说摆放人皮娃娃的房间,经常会在半夜里传出小孩子玩耍的声音,所以他在夜里绝对不敢靠近那间房间。
  “卖主还说了很关于人皮娃娃传说,说得天花乱坠,但我一句也没听进耳朵里,因为不管我在那里购买人体艺术品,卖主同样会说一大堆像灵异故事般的废话,就像当初卖我女儿节人偶的老头一样。其实,他们的目的只不过是想抬高价格罢了,所以我没理会他的废话,直接给他一个满意的价钱,把人皮娃娃带回家。我把它们放在卧室里,只有让我觉得完美的艺术品,我才会放进卧室。
  “刚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发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不久之后,我又出差了好几天,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我随意地把行李放在客厅,就想进卧室里的浴室洗澡。可是,当我走到卧室门前时,却隐约听见里面有小孩子的声音传出来。我以为自己可能因为太累而听错,所以并没有在意,但一打开房门,我就几乎吓呆了,因为我看见两个人皮娃娃坐在床上玩耍。
  “我连忙揉了揉眼睛,并把卧室的灯打开,再看却发现床上什么也没有,而那对人皮娃娃依旧放在原来的位置。我想可能自己真的太累了,就马上洗澡休息。
  “之后的一段也没发生过什么怪事,但当我再次出差回来的时候,情况又跟上一次一样,再次在卧室门外听见声音,开门后又再看见人皮娃娃在床上玩耍。然而,当我把灯打开后,一切又回复正常。
  “我开始怀疑这对人皮娃娃是否真的附有鬼魂,但我是个接受了多年高等教育的人,这种迷信的想法很快就被我否定了。我想可能是工作的原因,使我太过疲劳,而且近来公司的人事有所变动,使我感到很大压力,所以才会产生幻觉。
  “我就这样安慰自己,直至进入梦乡。半梦半醒间,我好像觉得双手的手腕有点麻痹的感觉,想睁开眼睛,但又觉得眼皮很重,好不容易才睁开一点点。朦胧中,我看见两个人皮娃娃分别咬住我双手手腕,正在吸我的血。我想自己应该是在做梦,就合上双眼继续睡觉。
  “早上醒来,我本来已经把昨晚所做梦忘记得一干二净,但当我发现双手手腕上莫名其妙地出现两块小指头大小的红斑时,梦中所见的一切立刻就在脑海中浮现出来。我不由看着那对人皮娃娃,它们的脸容好像变得很诡异,而它们的肤色似乎隐约中带有一点血色……”
  洛小姐果然是个精明的都市精英,遭遇如此诡异的事情也能处变不惊,这从她没有病急乱投医,胡乱地找个神棍来处理此事,而选择向警方求助就能看出。因为就算我们帮不了她,她也不会有什么损失,而且她还能运用自己人事关系给我们施压。因此,找“神棍”的工作,就得让我们代劳了。
  我找了方琴来帮忙,她把自己关在洛小姐的房间里,个把小时后,她就抱着两个人皮娃娃出来,对洛小姐说:“你想养鬼吗?”
  洛小姐摇摇头,说:“真的有鬼魂吗?”
  方琴没好气地说:“要是没鬼,你还用得着找我吗?”她的话是对洛小姐说,但眼睛却盯着我,分明在暗示我只有遇到麻烦时才会找她。
  方琴说如果洛小姐不想养鬼,就让她把人皮娃娃带走,还说洛小姐的家里摆放了很多以人体残骸制作的艺术品,使房子的阴气非常重,而且这里又没有男人居住,早晚会招来一大堆游魂野鬼。因此,她建议洛小姐在家里供奉关帝,以镇压阴气。
  离开洛小姐家后,我驶车送方琴回家,在车上我问她刚才在卧室干什么?她瞥了眼放在后坐的人皮娃娃,说:“跟他们聊天啊!其实他们挺可怜的……”
  方琴说,人皮娃娃是一对出生在解放前的双胞胎,因为家里太穷,所以在他们四五岁的时候就被父母卖了给地主。可是,地主不是像对他们父母说的那样,把他们买回来当下人,而是让他们当陪葬童子。
  地主让人把他们埋在地里,只让头露出地面,然后用利刀在他们头顶割了个“十”字。把头皮拉开之后,地主又命人往伤口里灌入水银。因为水银的比重大,灌入伤口后会一直往下流,把皮肤和肌肉撑开。剥皮之痛,就算是成年人也受不了,更何况是四五岁的小孩。他们当时痛得死去活来,一边大叫大喊,一边胡乱挣扎。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不管他们叫得多凄厉,也没有人会拯救他们,身体被埋在泥土之下,也让他们无法弹动分毫。直至水银流到脚底,所有皮肤都被撑开的时候,他们才能爬出来。可是,他们的皮肤还留在原来的地方。
  他们被剥皮后,很快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地主把他们的身体烧掉,皮肤则用来制造人皮娃娃,并让道士把他们的灵魂困在人皮娃娃里,然后用作陪葬之用。
  当时正值战乱时期,下葬后不久,墓穴就被盗墓者挖开。从此以后,他们姐弟俩就从商人手中不断流转,直至洛小姐把他们回来家后,他们发洛小姐家里的阴气很重,而不断吸收阴气会增加他们力量,说不定还能冲突人皮娃娃的封印再入轮回。但是,后来他们又觉得单靠吸收阴气,不知道要何年何月为能冲破封印,所以就打起洛小姐的主意,趁她睡觉的时吸食她的精血。
  方琴认为这对姐弟其实本性不坏,只是受奸人所害,才会向洛小姐下手。只要让她师傅为他们解除封印,他们就有再世为人的机会。
  而我则认为,我的本性也不坏,只是为完成工作而请方琴帮忙,为什么要我请客,而且还是夜饭、卡拉OK、宵夜一条龙服务……
  
  
  [档案十四 结束]


来一辆毁一辆今天坐公交车


开着大冶牌照的私家车离去


坑爹的“丁丁增大器”


我跟别的女人只有不同语言了


本文链接://www.ackck.com/duanzi/19750.html 搞笑段子句子笑话—“CK搞笑段子搬运工”,内容如有引起不适或侵犯您的权益,联系我们紧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