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墙 | 段子标签云

没成功我不是很随便的女人—就买这点东西就想和我上床我想过普通人的生活—我需要性生活做女人怎么这么难—我要去靠卖身维生了爹

  男性台词翻译:
  
  你以前的男朋友对你好么 — 你还是处女么。
  孩子,你喜欢这个阿姨么 — 我娶她做你后妈好不好。
  我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 我老婆让别人干了。
  请你看在孩子得分上 — 我有了婚外情,又不想离婚。
  把你们老板娘找来 — 问问老板娘这里有没有三陪。
  工作上的压力很大 — 我对老婆不来电了。
  我不指望你报答我 — 上床的事先不急。
  朋友之妻不可欺 — 我确实想上她,没找到机会。
  你老婆对你很好 — 和我上床时还想着回家给你做饭。
  四十多岁的人了 — 性功能不行了。
  她是我大学同学 — 她是我初恋女友。
  你最喜欢我什么 — 我的床上功夫还可以吧。
  她没有女人味 — 她皮肤粗糙,胸部平平。
  她是个妓 女 — 她和别人上床,不和我上床。
  咱们结婚吧 — 咱么还是先上床吧。
  她很内向 — 她喜欢男上女下位,叫声不大。
  她很迷人 — 她有风满胸部,白皙大腿。
  她很豪爽 — 说干当机立断,事后决不纠缠。
  我爱你 — 咱们接吻吧。
  我真傻 — 光花钱没占着便宜。
  
  女性台词翻译:
  
  天下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 我被强*过。
  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 — 我不想做流产。
  你老公一直都很爱你 — 我昨天勾引他上床,没成功。
  我不是很随便的女人 — 就买这点东西就想和我上床。
  我想过普通人的生活 — 我需要性生活。
  做女人怎么这么难 — 我要去靠卖身维生了。
  爹,女儿对不起你 — 我和仇人上床了,感觉很好。
  我的内心很孤独 — 今晚留下来吧。
  我也有七情六欲 — 七情尤指色情,六欲尤指**。
  我太轻信别人了 — 我被人骗*了。
  还不是为了孩子 — 我改嫁了。
  瞧你那点出息 — 干别的不行,上床也不行。
  我也是个女人 — 我也有**。
  你不体谅女人 — 你上床时只知道自己享受。
  只有他对我好 — 只有他能满足我。
  你也算个男人 — 你阳萎又早泄。
  你不懂女人 — 你不掌握床上技巧。
  你那傻样 — 别慎着了,主动点呀。
  我真傻 — 光被占便宜没有捞着好处。

没成功我不是很随便的女人—就买这点东西就想和我上床我想过普通人的生活—我需要性生活做女人怎么这么难—我要去靠卖身维生了爹

本站图片来源互联网,旨在为网友提供欣赏与快乐,如有违规图片或其他资源,带上图片链接电邮联系管理员:二八零一六一七三九@qq.com立即删除


移动、联通的小用户们请发送短信至……

1.主持人形容干警辛苦,说:“在打击车匪路霸的行动中,有他的身影;在拐卖妇女儿童的行动中,有他的身影……” 


2.节目开始曲刚放完,第一条新闻还没播,播音员就对着屏幕说:“新闻报告完了,谢谢收看,再见”,于是导播疯了…… 


3.播音员在念新闻稿时念道:“据新华社消息,今天凌晨,伊拉克军队已经成功地切断了科威特的两条输卵管道。” 



4.央视某节目互动时段,主持人笑眯眯地说:“移动、联通的小用户们请发送短信至……(应为‘移动、联通、小灵通的用户们’)” 

5.节目快要播出完了,播音员说:“如果您对我们的节目和意见有什么看法……” 

6.电话连线前,播音员说:“现在我们电线连话在现场的记者。” 


7.播音员在新闻开播的时候,把“各位好,这里是中央电视台”说成“各位好,这里是中央气象台。”


老师把我座位调到个成绩好的女同学中间

  以前读书的时候比较调皮,老师把我座位调到3个成绩好的女同学中间,主要那3个女同学都还挺漂亮的,当时的我对我老师那个恨啊。

  今天想起来…老师我误会你了!!!


超载

  今天回家,一辆面包车塞了14个人,后边一乘客说, 你这是超载,被逮着要扣不少分呢,司机回头淡定冷笑, 扣分,那得有驾照,顿时,无数倒抽冷气得声音,弥漫在车厢...


竟然来自屋外……他竖起耳朵

  乡村公路上,大雨不期而至,高天驾车小心翼翼的在滂沱雨水中缓缓前行。雨刷在车窗玻璃前卖力的挥动着,然而对于这瓢泼大雨来说简直就是杯水车薪,高天的视线一片模糊,唯有将车速降至最低……
  糟糕的路况通过车身悬挂系统不停传递到车内,人在颠簸中晃来晃去。女友睿终于忍不住抱怨:“都怪你,非要进山来说祭奠什么‘爷爷的坟墓’,你看赶上雨了吧?”
  高天盯着风挡玻璃,回到:“别罗嗦!咱们不是来郊游的吗,给爷爷扫墓只是顺路而已……当初说出来玩的时候你可比谁都闹得欢……”
  睿转过身,嘟着嘴看着高天:“你跟老头子能有多深的感情?不是说从来都没见过吗?要不是绕道去扫墓,现在早到了山下……”
  高天带着怒气看了她一眼,又赶紧收回目光投向前方:“那毕竟是我爷爷!没有他就没我爸,没我爸就没我……虽然他早亡我并未见过,谈不上什么感情,但总不妨晚辈尽尽孝心吧?”
  “好一个孝顺的晚辈……”睿侧头看着窗外,不再理他。
  高天的心思回到了前几天的一个梦中……那晚,高天忽然梦见一个陌生老人,虽然从未没见过,但他心里却知道那就是他的爷爷。梦中的爷爷穿着青色的长衫,在朦胧的雾气中,站在一处两层楼高的巨大墓碑前,冲他颔首而笑,当他不由自主的走向爷爷的时候,老人的身子突然骤然伸长,长衫下露出蟒蛇般长长的惨白色腹部,于是长蛇一样的爷爷沿着墓碑盘旋而上……
  高天的梦就此结束,惊醒后,他回忆着这个奇怪的梦,爷爷的面貌完全记不起来,他印象最深的,是爷爷那长长的身体:当老人自墓碑上方俯视呆若木鸡的高天,他的尾巴却还留在坟冢内部没有爬出来……
  转天他就去找了一个擅长解梦的术士,希望能够从这个古怪的梦中寻找出某种线索。术士在白话了一通周易演算之后,才眨巴着小眼睛对他说:“蛇是最通灵性的动物,时常会倚坟墓而居,最近正值雨季,我看你还是去你爷爷坟上看看吧,说不好是该修缮一下了……”
  “这……”高天有点迟疑,毕竟城市长大的他,很少会去做“祭祖”这样的事情。
  术士看出他的犹豫,提醒道:“兄弟,祖先的保佑是后世的福分,千万不能怠慢了先人,后天是黄道吉日,正适合出行祭祀……”
  于是高天带着女友,以郊游为名义,来到了位于附近山中的祖坟。十几个家族先人的墓葬散落在一处山坡前,高天废了好大功夫才从角落里找到爷爷的墓碑,墓碑一尺多高,并不像梦中那么吓人,也难怪,现在本来就不鼓励土葬,怎么可能有高大的坟茔……高天在黄土堆前转了好几圈,也没看到所谓的破损之处在哪里,只好放了一点带来的水果作为贡品,简单祭拜了一下,掉头下山……然后就在山中突遇暴雨,路越来越难走,开到现在,别说路了,外面的世界整个都是一团模糊。高天不由得冷笑:“这就是什么‘适合出行的黄道吉日’吗……”
  “停!”睿突然高喊了一声,原来前方的道路已经被倾泻而下的溪流冲断。
  高天同时也发现了路上的状况,稳稳的将车子停住,他顾不上黄豆大的雨点,冒雨降下车窗,探出身子看着前方公路。这几天雨水本来就多,今天这一场暴雨更是罕见,雨水在山中汇集成很多溪流,而眼前这一股水量尤为充沛,滚滚而来的泥水夹杂着杂草和石块,竟然将路基冲毁了一截……
  高天叹了口气,慢吞吞回到车内,关好车窗,对睿说到:“不行……路完全被阻塞了……硬开的话,搞不好会被冲走……”
  “那怎么办?”睿着急道:“往回走呢?”
  高天看看渐渐暗下来的天色,道:“这雨还不知道要下多久,天要黑了,咱们不能在山里乱跑……”
  “总不成要住在这里?”睿一下提高了嗓音,她最讨厌高天的慢性子。
  “你急什么?”高天依旧不紧不慢:“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除非……”他看着睿。
  “除非什么?”
  “我有一个叔叔,还住在这山里面。咱们可以去他那儿。”高天道。
  “这里?这荒山野岭上?我怎么没听说过你还有亲戚在这里?”睿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那有什么奇怪?过去这里一草一木,都是我家的……那时候我家就是传说中的‘土豪’,有好几个山头呢,在那山下有一大片宅院……当然后来就充公了。慢慢的人们都搬进了城市里,但叔叔这一支,一直都守着这片山林不肯离开,后来索性搬到山上去住……不过他家脾气有点怪,我们很少联系……”高天叹着气。
  “总比露宿暴雨中要好吧?快点开车,咱们怎么走……”睿催促道。
  “别急别急,总要跟人家打个招呼……”高天掏出手机。
  “喂?”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听筒中说到。
  “唔……是我,叔叔,我是高天!”
  “高天?”老人似乎想了好一阵,反复念叨着:“高天……”
  “是啊叔,您不记得了吗?我是高峻峰的儿子,小名叫天天,我小时候见过您……”
  “哦……对,四弟峻峰……原来是高天啊,有事吗?”老人似乎终于想起世界上还有高天这号人。
  “叔,我们今天上山给爷爷扫墓,回去的时候山洪冲断了公路,我们给困在山上了……”
  “路断了吗?那可是要等雨停了才会有人来修……”
  “是啊。”高天道。他满心等着叔叔在得知情况之下,主动邀请自己暂住他家,然而老人家那边却再也不肯搭茬。高天等了半天,只好讪讪说到:“叔……是这样的……今天晚上雨这么大,路上实在太不好走了,我怕盲目瞎开,会有危险……您看我能不能住在您那儿呢?”
  “住我这儿??”老人突然反问。
  高天从他语气中听出了极为不情愿的含义,提心吊胆的等着他下一句话。
  老人沉默许久,这才缓缓道:“那好吧……不过我一个人生活惯了,家里什么都没有,你们恐怕要将就一下了……”
  “那没事啊!有个避雨的地方就行了。”高天喜出望外。
  “你们走现在到哪儿了?”
  “好象是二道梁子附近,正往西走……”
  “离我这里已经不远了,你们往回走一点,有个岔道口,然后往山上走……”
  “行!我这就过去!”高天兴冲冲挂了电话。
  于是二人驾车,沿着近路驶向老人住所。车行不久,来到一处缓坡,坡上依山势而建有一栋农家小楼,看样子颇有年头,虽说还算整齐,但某些地方已经墙皮脱落,露出了年久失修的样子。
  “就是这儿了吧?”睿问道。
  “附近没有别的人家了,好像就是这里。”高天将车停在楼前平地上。从窗户望进去,小楼一层一团漆黑,二楼倒有一间房间还亮着昏暗的灯。“你现在车上呆着!”他说完这句话,打开车门跑了出去,在门廊下用力敲了敲包了铁皮的大门。
  然后,他见二楼窗户上,有一张人脸闪过,似乎在确认自己的身份,一晃又消失了,然后一楼响起了细碎的声响,仿佛有人走了过来,大铁门内部发出了哐啷哐啷打开房门的声音。他静静等候,等待着叔叔推开门让自己进去。然而屋里又一阵细碎的声音之后,再无声响,就在他准备再一次擂响大门的时候,二楼的窗户前又出现了那个老人的面孔,高天努力在雨中辨认着,虽然多年未曾谋面,但某些家族的相貌特征还是不会错。凭借出色的记忆,他认出那就是叔叔。他叫道:“叔叔!我来了,您给我开下门吧!”
  老人在楼上喊道:“门已经打开了,你们自己进来吧!我不方便下楼……”
  高天一愣:“不方便?难道刚才开门的另有其人?可叔叔不是说,他是自己住的吗?也许是保姆……”
  顾不上多想,他冲车里挥了挥手,女友狼狈的跑了出来,二人一起快速跑进了房间内。一进门,是个不大的门廊,奇怪的是,屋里依然没有开灯——那么刚才有人摸黑打开了大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的土惺味,这没准是外面带进来的味道,高天想。他站在门廊里大声喊道:“叔叔!我们进来了!”
  楼上传来叔叔苍老的声音:“你们进里屋吧……门口墙上有开关,现在我眼不好,不怎么用……一会儿你们就住在一楼左手的客房中,房间内没什么被褥,将就一下早点睡吧……”
  高天点亮房间的灯,见房子内部陈设极为简单,简直有点过于简陋了,许多基本的生活设施都没有,比如,他没看见暖壶……看来叔叔过得还真是清贫啊……他注意到地板上有很多一道道长长的纹路,类似于胶水风干后的样子,一直从门口延伸至房屋深处。“叔叔这里卫生条件也太差了吧……毕竟是血亲啊,不行以后过来帮帮他……”高天有点心酸。
  二人来到叔叔说的客房,进屋,开灯,屋里果然落满尘土,似乎很久都没人来过了,他们坐在硬硬的床板上稍作休息。“哎,”睿说到:“你叔叔果然很怪啊……他也不下来看看你这个侄子,就这样不管我们了?”
  “人家一个老头子,腿脚不方便嘛……你就将就睡床上吧,我随便找个地方倚一会儿就行,一会儿天亮了雨停了咱们早点都,别太打扰人家。”高天道。
  他忽然又想起刚才那开门的声音,看样子屋里也没有其他人了,叔父到底怎么了,难道是不想见我们?想到这里,他对睿道:“你歇着,我去叔叔房间看看,打个招呼。”说完,他拉开房门,就在开门一刹那,外面“刷”的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快速的自自己的门前退去,高天望向走廊口,一个影子一闪就不见了。
  “叔叔?”他问道。无人回应他,他刚抬腿迈步,就觉得脚下传来湿滑的感觉,用手一摸,地面上遍布着大片湿滑的痕迹,说不出是什么东西……
  高天心中嘀咕了一下,绕着痕迹而行,来到了客厅,顺着楼梯走向二楼,楼梯上居然也有那种湿滑的物质,竟然从楼上一直延伸到自己房间门口,薄薄的一层,在灯光下反射着微光。“这别再是什么地板保护腊吧?刚才怎么没注意到……”他迈步上楼,每踏一步,木质楼梯都会在脚下吱嘎作响,除此之外,便是死一般的沉寂。高天望着风雨飘摇的窗外,昏黄的灯光,不由得吞了口吐沫……
  “谁?!”一个声音自楼上颇为遥远的某处传出,吓得高天一个激灵。
  “我啊,叔……我想上来看看您……您是不是那儿不舒服?”高天扬头喊道。
  “我好得很,你不要上来……楼上很乱……你在楼下呆着就好了。明天早晨你走你的,关好门就行了,我起得晚,不喜欢被人打扰……”
  听见叔叔这么说,高天只得掉头下楼,但疑问却在他心中蔓延:“叔叔为什么不愿意见我?还是常年一个人住,孤僻惯了?”
  回到房中,二人相拥睡下,因为这样还稍微暖和一点,任凭风声夹杂着雨点,拍打在窗户玻璃之上……
  天将黎明之际,睡得迷迷糊糊的高天,忽然听到一阵阵“咔咔”之声,沉闷而遥远,仔细听去,竟然来自屋外……他竖起耳朵,准备仔细辨别一下声音的来源,却陡然听见轰隆一声巨响,然后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仿佛有无数石块打在了房顶之上。
  “不好!”高天来不及多想,拉起朦胧之中的女友就往外跑,跑到门口,赶紧回头去看,原来房子身后的山体,竟然在连夜暴雨之下发生了滑坡,一块巨大的岩石此刻压在房顶之上,从山坡上还陆续有泥土石块不停的滚下,再往上看,上方的山坡也已经摇摇欲坠,眼看不久之后此地就有可能被掩埋在泥石流中。
  “快,快上车!”高天嘱咐着吓傻了的睿。
  “那你呢?”睿喊道。
  “我去看看叔叔,不能把他扔下!”
  “小心点啊!”话音未落,高天已经消失在了房门之后……
  他不敢多停,直接奔上二楼,凭借印象找到了那间昨晚亮灯的房间,用力推了一下,门纹丝不动。他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猛然一脚踹过去,大门嘭的一声被踢开。
  “叔叔,叔……”高天冲进房间。
  然而他愣住了,一时几乎忘却了呼吸:二十平米大的空间内,被一个巨大的软体动物的身体占满,那软体动物惨白的身体浑身湿滑,散发着似曾相识的土惺味道……它的身体与房间没有一丝空隙,仿佛紧紧黏在墙壁之上,合为一体。
  高天大叫一声,想跑,腿肚子却在发抖。此刻,那软体中,居然伸出了一条长长的腹足,沿着地面匍匐而来,腹足之上,又慢慢伸出一条长长的脖子,脖子上顶着一个脑袋……那面容,分明正是叔叔……
  “这是什么……”高天完全吓蒙了,脑子一片空白……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的梦境,爷爷,梦中的爷爷和眼前这怪物非常相似,只不过,他的身体是从坟墓中钻出的而已……
  那怪物似乎冷笑了一下,居然开口说话,慢慢的,不带一丝感情:“高天,你还是来了啊……怎么?你害怕什么……你不是一直都想见我吗?”说罢,它开始慢慢的爬过来,头上伸出无数条触角,则像手臂一般,伸向高天……
  高天拔腿扭头就跑,耳边听见嘶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似乎怪物一直跟在身后,突然,有个声音自身后响起:“跑吧,跑吧!可你怎么跑得过命

下页(1/2)


真话幡然醒悟传点加下的段子笑话


医生lz疙瘩LZ的段子笑话


熟练新交吻技这女的段子笑话


闺女这糖这特兜里的段子笑话


本文链接:https://www.ackck.com/duanzi/19949.html 搞笑段子句子笑话—“CK搞笑段子搬运工”,内容如有引起不适或侵犯您的权益,联系我们紧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