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墙 | 段子标签云

投资跟投机有什么区别?

  老师:投资跟投机有什么区别?

  小明:一个是普通话,一个是广东话!

  老师:就你知道的多,滚出去!

投资跟投机有什么区别?

本站图片来源互联网,旨在为网友提供欣赏与快乐,如有违规图片或其他资源,带上图片链接电邮联系管理员:二八零一六一七三九@qq.com立即删除


你们看我刚才就是小变了一下

  课堂上,老师眉飞色舞地说道:“题目给出的条件变来变去,但是万变不离其宗,你们看我刚才就是小变了一下,现在我要开始大变了!”大家都默默地低下了头看冷笑话……


忽然看到端木西宁的一只胳膊正在往下流血

  酒精可真是个好东西,让人们之间的交流变得简单而真诚。就像刚才加入我们的那三个女孩,我们之间现在已经能够很融洽地相处。特别是那个被西宁称作恐龙的妹妹——噢,不,我已经知道她叫孙迪,现在已经和兔子聊得相见恨晚了。

  台下的人们酒兴正浓,台上的表演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一阵热烈的强歌劲舞后,主持人说现在要邀请台下的观众来参与,进行喝啤酒大赛,获得冠军的选手将会获得一整箱的啤酒作为奖励。

  重奖之下必有勇夫,主持人的话音刚落,立刻就有几个人冲上了舞台。但最令我想不到的是,平时不太爱凑这样热闹的端木西宁竟然在没有跟我们任何一个人打招呼的情况下,也一边举手一边往台上走,看得我们个个目瞪口呆。

  “这小子被你气疯了吧。”兔子看到已经站到台上的端木西宁后,小声地问我。

  “说什么呢,喝你的酒吧。”我把一瓶刚打开的啤酒塞到兔子的手里,但眼睛却一刻也没离开舞台上的端木西宁。他一晚上的表现都让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就凭端木西宁的性格,如果是以前,就算是刀架在脖子上,他也不会做去喊别人“恐龙”这样的事情啊,更何况是上台去参加什么喝啤酒大赛了。

  因为上面有了自己人,所以我们一桌都十分关注比赛进程,特别是那三个女孩,更是尖叫着为端木加油。但是要知道想让一瓶啤酒快速的喝到肚子里,并不是有酒量就可以做到的,这需要有很多的技巧,包括站的姿势,空气的对流……显然端木西宁对这个并不在行,所以他不但没有拿回我们期望的那个冠军,反而弄得自己洒了一身啤酒。

  比赛结束,本来以为端木西宁的表演也告一段落,但没想到精彩的还在后面,只见他在我们大家的注视下,摇摇晃晃地走下台,全然不理会我们期待的眼神,径直走向旁边的一桌,一屁股坐在一个空着的位子上,然后冲着人家喊:“涛子,再给我开一瓶,等我练好后再上去和他们比,我就不信喝不赢他们。倒酒!”

  “天啊,西宁已经喝多到这种程度了吗?平时这点酒对他来说不是问题啊。”兔子和老虎一看到这个情景,赶紧跑过去救援,一边跟人家道歉,一边把这个醉鬼往回拖。

  “不!让他离我远一点!我不认识他!”我捏着鼻子拒绝端木西宁再坐到我身边。这个臭西宁,喝得自己一身的酒,让我待会怎么把他往回搬啊。我看了看身边的几个人,因为正好每个人都有一个美女陪伴,所以今天晚上我是不用指望会有人帮我了。于是我想我应该赶紧趁端木西宁还没有真的睡在这里的时候带他回家,省得待会再出什么洋相。

  于是跟其他几个人说明情况后,我连拖带拽地把端木西宁塞到车上,并请了一位“酒后代驾”的司机帮我们把车子开回家。(啤酒节现场就有这样的服务项目,相当的便民啊。)

  当我和端木西宁并排坐在车子的后排时,一样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是被扔在后档板上的一张结婚喜贴。

  “西宁,这是谁啊。”我指着喜贴上那个笑得面若桃花的女孩。

  “周艺瞳!”西宁把脑袋*在我的肩上,看都不看一眼的回答我。

  “周艺瞳?周艺瞳是谁啊?”我使劲地推了推他的头,希望能够得到更详细的回答。

  “周艺瞳就是周艺瞳,除了她还会有谁?都嫁人了还提什么提!”没防备端木西宁会突然这样的大吼,吓得我一时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好半天才敢小声地嘀咕一句:“就算是你女朋友也不用那么生气嘛,我又不是故意的。”

  我注意了一下结婚日期,原来就在这个周日。我想到时候端木西宁也许会需要个女伴。

  端木西宁又喝多了。

  早上当我第三次敲他的房门叫他起来吃早餐时,端木西宁才睡眼朦胧地从房间走出来。倒不是我故意打扰,不让他睡这个懒觉,只是因为昨天已经跟娜娜说好去看唐国平,所以我根本等不到他自然醒。害得端木西宁唠叨一早上说我是周扒皮。

  来到医院,我却觉得有点儿奇怪,这俩口子并没有因为其中一个生病住院而显得难过和焦急,反倒是我兴师动众的一大早跑来,看到的却是“糖果瓶”正眉飞色舞的给娜娜讲笑话呢。看到我和端木西宁拎着一大篮的水果,马上大呼小叫的说要赶紧洗几样给他吃。我忍不住好奇:“才几天不见,哪不好啊。怎么我住院你也赶紧跟着凑热闹?”

  听到我这么问,本来还兴高采烈的“糖果瓶”竟然表现出不好意思的表情,而娜娜也转身借洗水果为名躲了出去。让我觉得非常奇怪,赶紧向端木西宁请教:“西宁,我刚才说错话了吗?”

  “没有。只是唐国平的病不大好讲。”端木西宁强忍着笑地跟我解释,这更加引起了我的好奇:“那到底是什么病啊,怎么从昨天晚上就藏着掖着的?”然后转过头对着唐国平仔细打量了一番后,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一定是你出去乱搞,得了‘花柳病’,所以才不好意思说的!

  “没有,没有。不是这样的。其实我只是,只是……”唐国平一看我误会,赶紧解释。

  “只是婚检的时候发现包皮过长,做了包皮环切手术。飞飞你行啊,连‘花柳病’都知道。看来中国的素质教育已经显现出它的优势了。”端木西宁看到唐国平半天也没“只是”个所以然出来,就直接帮他说了。

  “哎呀,我当什么大事,不就是把‘立领’改成‘翻领’了嘛。有什么不好说的。至于为这事费这么半天劲嘛。”我对于唐国平和赵小娜的小题大做表示不屑。拿我当小孩看啊。谁知我的话刚一出口,立马把西宁吓成了结巴:“飞飞,你,你,你……你这又是从哪儿学的?什么啊,就立领翻领的。”

  “西宁,今天没事陪我去逛街吧。”从医院出来,我趁着端木西宁正在发动汽车的时候,提出了我的要求。

  “飞飞,我就奇怪了,大连的商场就那么几家,你怎么总是逛不够呢。那里面到底有什么吸引你的东西啊,非得要每个星期天都去报到一次才舒服?”虽然端木西宁这么说,但还是把车子驶向了商业区。

  “这很好理解啊,就像你看足球比赛,踢来踢去不也就那么几个人嘛,那你干吗还一场不落的天天看啊。那是你的爱好,我从来不干涉,而且还大力支持。那我的爱好你为什么就这么不理解呢?而且又不是仅仅我自己喜欢,购物是女人的天性嘛。你应该感到幸运了,幸亏我是爱好逛街,只需要让你陪陪,你说如果我爱好看电视剧,那你的足球会每天都看得那么舒服吗?多想想我的好吧,是谁在你半夜看球的时候给你煮咖啡的啊。要懂得知足常乐,小伙子!”为了让端木西宁能够心甘情愿的陪我去逛街,我拿出了上次他看足球时我给他煮咖啡的“贤良”举动,随时提醒这小子应该懂得知恩图报。

  “我又没说不陪你去,你怎么一下子就说这么一大堆啊,你现在年纪轻轻就这样,要是到了更年期该怎么办啊。这王金条的眼光可真不怎么样。喜欢什么样的不好啊,偏偏挑个‘话篓子’……”端木西宁本来还想多损我两句,但看到我已经举起了威胁的拳头,赶紧转移话题:“你准备去买什么啊?”

  “今天晚上我要出席一个重要活动,需要一件漂亮的礼服。”

  “我的天啊,又买衣服?你的衣服已经把家里的衣柜全占满了,为什么还买,难道在你那么多的衣服中,就没有一套可以用来参加今天的那个重要活动的吗?真不明白你们女人,一个月挣的这点工资,不是抹脸上,就是穿身上,把自己收拾这么漂亮有什么用啊,还不是花钱给别人饱眼福,也不知道这算的是什么账……”

  “西宁,你看这件怎么样?”我打断了端木西宁的唠叨,指着的一件暗红色的丝绒旗袍让他看。

  “嗯!确实不错。不过你要参加什么活动啊,需要穿得这么隆重?”端木西宁仔细地打量着那件只有在出席晚宴才需要穿着的礼服,奇怪地问。

  “小姐,麻烦你把这件衣服拿给我试一下好吗?”我没有回答端木西宁的问题,只是把手里的单肩包塞到了他的怀里,然后跟着售货小姐走向了试衣间。

  虽然每次我一逛街,端木西宁都头痛得要命,但是只要是我喜欢的东西,他还都是会比较有耐心地陪我一件件地试完,直至我从中挑出最满意的一样。这也是我一直喜欢和他一起逛街的原因,既可以当保镖,又可能当行李员,而且还是很不错的形象顾问。

  我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试衣间,进去后发现里面虽然很宽敞,但由于商场正在上新货,所以堆满了未拆封的包装箱。当我脱下外衣,准备试穿这件旗袍的时候,堆着的纸箱突然倒了,一个一直躲在纸箱后面的男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本能地一声尖叫,然后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这时正等在试衣间外面的端木西宁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看到我只穿着内衣,大呼小叫的就从里面跑了出来,于是赶紧脱下自己的衣服,把我包起来:“飞飞,出什么事了?”

  “西宁!有流氓!”我指着那个刚从试衣间出来,正准备逃跑的男人。

  “照顾好她!”端木西宁拽过正站在一边没反应过来的售货员,大声地对她吼,然后转过头来对我说:“哪儿也别去,在这儿等我。”说完就朝着流氓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已经吓蒙了的我在服务员的帮助下总算是把衣服穿上,这时候端木西宁和商场的保安已经把那个流氓抓住,正等着警察来把他带走。我走过去看到那个让我在众人面前表演“内衣秀”的臭流氓,我的脑袋里“腾”的一下就火冒三丈,当时就是没有人家岳飞的那个文采,不然就也来一首《满江红》。

  文的不行,只好用武力解决,于是我毫不犹豫地脱下高跟鞋,准备用尖尖的后跟朝他的脑袋使劲地敲几下,以解我的心头之恨。但是我还没有来得及报仇,就被商场的保安拦了下来。正想发火,忽然看到端木西宁的一只胳膊正在往下流血:“天啊,西宁,你受伤了!”我本来想过去帮助端木西宁检查一下伤口,无奈天生看到血就眩晕,所以还没来得及照顾他,自己先倒了下去。

  我和端木西宁回到了家,他的胳膊上缠着纱布,而我还像一只受了惊的兔子,连上楼梯的时候,都要走在端木西宁的后面,这还是在他确认了楼梯口的那个纸箱后面没有人之后,才肯往里面走的。

  “西宁要小心啊。”我殷勤地帮端木西宁开门、拿拖鞋,并小心翼翼地扶他坐在沙发上,弄得他浑身僵硬,不知道如何是好。

  “飞飞,我只是划破了点儿皮,你干吗让医院把我包得跟三级伤残似的。”端木西宁把他那只缠满纱布的胳膊伸到了我的面前。

  “哎,小心。好容易止住血,别再因为用力过度,让伤口恶化啊。你现在是见义勇为的大英雄,当然要隆重点。我赶紧接过他伸出来的手,轻轻地把它放在沙发上,就像是拿一件清朝的瓷器。

  “飞飞,你被那个流氓吓得大脑不清楚了吧。”端木西宁显然不适应我拿它当宝贝看,所以紧张得连没坏的那只手都跟着哆嗦。

  “没有啊。是害怕过,但是现在已经好了。”我为端木西宁端来了一杯水,虽然不知道这有什么用,但电视剧里都这么演,通常昏过去的人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水,我要喝水。”所以我也这么做了。

  “那为什么商场经理在跟我们协商怎么解决这件事的时候,你张口就说要人家白送你那件衣服?差点让人以为我们跟那个流氓是一伙的。是不是被吓傻了呀,你现在知道一和二哪个大吗?”

  “不要说话,你现在是伤员,需要休息,快躺着歇会儿吧。”我并没有计较端木西宁的语言,还贤惠地给他拿来了一个沙发*垫,希望这样会让他更舒服一点儿。要照平时,端木西宁这样跟我说话,我早飞起一脚把他踹到楼下乘凉去了,但今天他是因为我而受伤的,所以我忍。

  “休息?我待会儿还有点事,不能休息。而且我也不能缠着这个。”端木西宁趁我不注意,赶紧解开缠在胳膊上的纱布,露出了那个长达五……厘米的刀伤。

  “你不提我差点儿忘了,我今天还要参加一个婚礼呢。都怪那个臭流氓。”我赶紧拿出刚才从商场那儿“诈骗”来的那件衣服。

  “哦?你也要参加婚礼?”

  “是啊,虽然人家并没有邀请我,但不知道我是不是可以跟你沾光去蹭顿饭吃?”我拿着衣服在镜子前仔细的比量着,然后学着白雪公主后妈的声音说:“魔镜魔镜,请你告诉我,这个世界上谁最美丽?如果你说是新娘子我不生气,但希望我不会比她差太多距离,不过我一定会把你连砸带劈,所以你最好回答的让我满意。”

  “飞飞……”端木西宁用颤抖的声音激动地喊我的名字。

  “什么事?”我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希望能听到感激的话。好歹这次我也算是贤良淑德,听两句表扬不过分吧。

  “那你还不赶紧去换衣服,再磨蹭我们就赶不上吃头道菜了。”

下页(1/10)


气得他差点把瓜婆娘给休了

我一朋友不喝酒,却有收藏酒的癖好,不管以前十、八块的瓶装酒还是现在动辄几十、几百的酒都收,全塞在卧室床底下衣柜里窗台上,也不管他老婆如何反对,收了近二百瓶。
直到有天他老婆忍无可忍,趁他不在家把酒全部倒掉,剩下空瓶及包装盒当废品给卖了……
用朋友的话说,气得他差点把瓜婆娘给休了。


我只不过是替她把皮吃了而已

  去一哥们家做客,只见哥们把快吃完的苹果给他媳妇了。我问他:“你就不会再给你媳妇拿一个啊”那二货来了一句:“媳妇不爱吃皮,我只不过是替她把皮吃了而已。”然后他媳妇默默的说了一句:“你下次啃薄点……”


爷爷奶奶坏球有次的段子笑话


技校课本新学期季总的段子笑话


弟弟逛街女朋友卧槽的段子笑话


所剩无几女友其父为博的段子笑话


本文链接:https://www.ackck.com/duanzi/19961.html 搞笑段子句子笑话—“CK搞笑段子搬运工”,内容如有引起不适或侵犯您的权益,联系我们紧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