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墙 | 段子标签云

不然拿着伞被风吹走了怎么办而你则不用怕

  我:下大雨了,这雨伞你带上吧。

  女孩:我拿了雨伞,那你怎么办啊?好感动。

  我:这风大雨大的,我还是打车吧,不然拿着伞被风吹走了怎么办。而你则不用怕,就你这吨位,地球上能吹起你的风还没出现过呢!

不然拿着伞被风吹走了怎么办而你则不用怕

本站图片来源互联网,旨在为网友提供欣赏与快乐,如有违规图片或其他资源,带上图片链接电邮联系管理员:二八零一六一七三九@qq.com立即删除


我这件还是我自己付账吧

  哥们儿跟刚交女朋友逛街,两人各挑了件衣服,女朋友觉得俩人关系还没确定,就主动对哥们说:我这件还是我自己付账吧!

  哥们很生气:这怎么行?我不同意!

  女友有些感动:那就依你吧!

  哥们儿立马对收银员说:听见了吧?两件衣服都这位小姐付账!


二、我还希望能有一个爱我的丈夫

  小美在作文簿里写上长大后的愿望:“一、我希望能有一个可爱的孩子;二、我还希望能有一个爱我的丈夫。”结果,发现老师写了一句评语:“请注意先后顺序。”


我亲手把铜像交给这个亲信

档案十二 邪鬼仔
  
  “九七年那场股灾,几乎让我倾家荡产,要不是一位朋友提议我养鬼仔,恐怕我早就破产了。可是……没想到后来竟然会这样……”说话的是一名姓贺的港商,他涉嫌杀死怀有两个月身孕的妻子,一尸两命。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是个黄金时代,那时候只要脑筋稍微灵活一点,根本不愁没钱花。当时,我几乎天天鲍参翅肚,夜夜醉生梦死,不管买什么也用不过问价钱,直接甩出信用卡就是了。那一段挥金如土的光辉岁月,梦幻般的美妙时光,实在让人难以忘怀。可惜梦醒的一刻,却犹如坠入地狱深渊……
  “九七年那场股灾,一夜间就让我变成负资产,房子、轿车,我原本所拥有的一切,全都变成了债务。天堂与地狱之间的转变,给我沉重的打击,让我万念俱灰,当时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申请破产。可是,对一个习惯了挥霍的人来说,破产后的生活简单就是恶梦,我出门只能挤巴士,吃饭只能吃最糟糕的食物,想出入娱乐场所,就只能在做梦的时候才可以。
  “我实在不敢想像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能熬多久才会疯掉。与其苟且偷生,还不如一死了之,于是我选择了跳楼。坐在大厦的天台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这个繁华的都市,看着如蝼蚁般为生活而奔波劳碌的可怜人,我突然感到自己很幸福,因为只要轻轻一跳,我就不会再有烦恼,不会再有痛苦。
  “在离开之前,我掏出电话给所有亲友道别,他们都劝我不要做傻事,但当我问他们有什么方法能帮我的时候,他们都沉默下来。我拨打了一个又一个号码,听到的都是公式化的劝阻声音,直至我拨通一个和我一样面临着破产困境的朋友的电话时,情况才有所改变。
  “朋友接电话时正身处马来西亚,他叫我先别急着求死,事情还有转机。我以为他只是安慰我,就说还能有什么转机,除非能中六合彩头奖。他说虽然不能让我中头奖,但能让我从何生那里‘借’些钱救急。我知道他是想叫我到澳门赌钱,我想反正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向高利贷借二三十万孤注一掷又何妨。
  “于是,我就问他是不是想和我一起去澳门。他说先别急,现在过去澳门只会送钱给何生,叫我先来马来西亚一趟,然后再去澳门。我问他到那里做什么?他说他在那里找到一位降头师,能帮人养鬼仔,只要得到鬼仔的帮助,赌场就跟提款机没两样。
  “虽然我对他的话半信半疑,但我当时已经打算跳楼了,所以也没多想什么,把所有现金都带上,再向财务公司借了一笔钱,连晚坐飞机到马来西亚。
  “朋友在马来西亚已经准备好一切,我一到步,他就带我去见降头师。原来他所说的降头师并不只一个,而是一大群,应该有二十来人。接见我们的一个四十来岁的降头师,朋友在之前已经替我表明了来意,所以他只问我想养那种鬼仔。
  “原来养鬼仔也分很多种,比较多人养的是“油鬼仔”。油鬼仔是从不足十岁就夭折的童尸下巴取得尸油,把尸油倒进一个小棺材里,再在棺材里放一个木雕的小人偶,经作法后把尸油和人偶放进玻璃瓶里。供养者只要把一滴鲜血滴在人偶头上,然后把整个玻璃瓶带回家供养就能事事顺利、财运亨通。
  “对一般的生意人来说,养只油鬼仔是个不错的选择,因为油鬼仔虽然有点顽皮,但通常都很听话,如果供养者不是常常食言,没有做答应了它的事,它是不会造反的。可是,虽然养油鬼仔没什么危险,但它的能力也非常有限,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远水救不了近火,所以我和朋友一样,选择养‘邪鬼仔’。
  “邪鬼仔是最厉害的鬼仔,法力比油鬼仔要强大得多。制造邪鬼仔,首先要找一具胎死腹中或出生不足三日便意外死亡的婴尸,先以药水浸泡,再以猛火烘干,然后以黄铜塑身,最后念咒开光四十九日。祭成的邪鬼仔只有手掌大小,外表跟一般的小铜像没什么差别,根本看不出里面是一具婴儿的干尸。
  “在降头师的帮助下,我和朋友分别供养了一只邪鬼仔,带着两尊铜像回香港。然而,这两尊手掌大的铜像,却几乎花光了我们身上所有现金。
  “回到香港后,我立刻就遭到财务公司的人追债,朋友的情况和我差不多。好不容易才甩脱那些小混混,我们马上就赶到澳门。在赌场里,我们并不用为身无分文而担心,因为这里的高利贷多的是,签下借条就能拿到钱。
  “邪鬼仔的确很厉害,我和朋友去赌大小,几乎是买大开大、买小开小,不用多久就各自赢了几百万,害得赌场的人以为我们出老千,‘把我们请’到保安室里搜身。虽然他们在我们身上搜出铜像,但我们说铜像是经高僧开光的开运的神像,他们也检查不出铜像有什么不妥,就送了些餐券之类的东西给我们,让我们‘休息’一下。
  “说好听点是让我们休息一下,实际上就是赶我们走。虽然我心里有点不忿,但朋友说我们已经赢了不少钱,再在赌场下去,肯定会被些小混混盯上,弄不好赢到钱却没命离开。于是,我们还掉借高利贷的钱后,立刻就坐船回香港。
  “财务公司的效率也挺高的,我刚下船没多久,他们就找到我了,不过也没关系,反正我有钱。几百万说少不少,说多也不多,解决了所有债务之后,剩下的就只有百来万。虽然我还想到澳门再捞一笔,但赌博得来的是横财,离开马来西亚之前降头师跟我说过,横财越多命越薄,尤其是通过邪鬼仔得来的横财,得到越多,就越容易招来杀身之祸。所以,我带着这百来万到大陆跟人合伙做生意,踏踏实实地赚钱。因为有邪鬼仔的帮助,十年来我一直都是事事顺利,生意越做越好,日子过得不比九七年之前差多少。
  “我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什么都不缺,就是缺个家,于是我就结婚了。我太太什么都好,就是胆子非常小,她知道我在家里供养着邪鬼仔,所以整天都提心吊胆。而且邪鬼仔似乎特别喜欢戏弄她,只要我回家晚一点,它就会在没开灯的房间里弄出响声,吓得她天没黑就把家里所有灯都亮着。
  “邪鬼仔还经常把我太太的首饰、内衣、化妆品之类的东西藏起来,通常是藏在床底,要是她钻进床底找的话,它就会弄出些声音来吓她。后来,它还托梦给她,常常在半夜里把她吓醒。
  “虽然之前我一个人住的时候,邪鬼仔也经常会这样和我玩,有时还会在梦中向我提出一些要求,例如给它买玩具或者一些好吃的东西。在梦中的它是个面容破烂的婴儿,样子真的挺吓人的,但我早就习惯了,而且我知道只要能满足它的要求,它就不会害我。所以,我并不害怕它。
  “可是,我太太却受不了,整天被吓得神经兮兮的。后来,她怀孕了,为了孩子着想,我就打算把它送走。况且我事业正如日中天,也不再需要邪鬼仔的帮助。
  “因为我忙于打理生意,不能亲自到马来西亚走一趟,只好让一个亲信代劳。那天,我亲手把铜像交给这个亲信,让他带到马来西亚。他离开后不久,我就收到他因交通意外而入院的消息,我赶到医院的时候,他已经断气了。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家里,发现铜像竟然还在原来的地方,这可把我吓坏了,于是我就打算第二天亲自带铜像到马来西亚找降头师安置它。当晚我不敢在家里睡,和太太到酒店里过夜。半夜里,我看见邪鬼仔坐在床头对着我放声嚎哭,像血一样的眼泪划过它破烂的小脸蛋落在床单上,把床单染红了一大片。
  “邪鬼仔问我为什么不要它,是不是因为它不听话。我说它很乖,但是姨姨很怕它,所以才想把它送到降头师那里。它听完我话就不哭了,笑着对我说,是不是姨姨不在,它就不用离开。我点了点头,它就立刻扑向熟睡的太太,把原本小小嘴巴张得比它的脸还大,里面满是长短不一的锋利獠牙,一口就咬住她的脖子。我想拉开它,但一碰到它的身体,它就消失了,而我的双手却突然变得不受控制,死死地掐着太太的脖子。
  “太太在睡梦中惊醒,睁大双眼惊惶失措地看着我,她想说话,但却说不出来,舌头不停往外伸,脸色渐渐变青……”
  虽然贺先生一再强调是受到邪鬼仔控制而掐死自己的妻子,但不管怎样,他杀死自己的已怀孕的妻子却是事实,因此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
  我问天书对这宗案子的看法,她说:“邪鬼仔是鬼仔中的王者,它们因为无法降临人间,或初临人世就夭折,所以冤气极重,因此能力比一般鬼仔强达百倍。如果供养者善待它们,就能得到它们暗中帮助,事事如意,甚至遇到危险也能逢凶化吉。但如果待它们不好,甚离弃它们,就会遭到它们报复。
  “贺先生的情况其实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因为他供养邪鬼仔近十年,邪鬼仔对他有一定感情,所以才会附在他身上把他老婆掐死。要不然,邪鬼仔要掐死的人可能是他自己。”
  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如果贺先生当日知道会落得如此下场,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养邪鬼仔?
  我想,他一定会,人总是贪婪的。
  
  
  [档案十二 结束]


向喜欢的人表白就像买彩票

  向喜欢的人表白就像买彩票,明明猜到了结局,但还是义无反顾。


男朋友温柔最狠条心的段子笑话


看书下载哇塞戏说的段子笑话


苦力体格的段子笑话


先输告终吵架获胜的段子笑话


本文链接:https://www.ackck.com/duanzi/20119.html 搞笑段子句子笑话—“CK搞笑段子搬运工”,内容如有引起不适或侵犯您的权益,联系我们紧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