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墙 | 段子标签云

旅行就是从自己活腻的地方到别人活腻的地方去

  问:什么是旅行?
  答:旅行就是从自己活腻的地方到别人活腻的地方去!

旅行就是从自己活腻的地方到别人活腻的地方去

本站图片来源互联网,旨在为网友提供欣赏与快乐,如有违规图片或其他资源,带上图片链接电邮联系管理员:二八零一六一七三九@qq.com立即删除


老爸终于骑车带我去了很远的一个地方

  小时候吵着去水族馆,老爸终于骑车带我去了很远的一个地方,还给了门口老奶奶两毛钱,说是门票,很兴奋,在里面看到了好多虾啊,鱼啊,扇贝啊,直到长大了……等等!特么那明明是水产品市场,那两毛钱是看车费好吗?


重要的是对方愿意在你这里花多少钱穷人买东西

  看东西先看价格还是先看价值。

  穷人说“太贵了”,指的是“价格太高”。

  有钱人说“太贵了”,是说“价值太低”。

  穷人的魔咒是“这个做活动,限期打折”。

  有钱人的魔咒是“这个要绝版了”。

  如果你只是个销售员,对方有多少钱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愿意在你这里花多少钱。

  穷人买东西,考虑的是买不买得起,在买得起的范围内尽量挑好的。

  有钱人买东西,考虑的是要不要买,在能接受的品质范围内价格随缘。

  有钱人买便宜货,可能是因为节俭,可能是喜欢,或者是这方面不在乎,和“买不起”是两码事。

  至于说“看人”,先把每个人都假定为“有钱人”,然后由他们自己向你展示自身价值。

  有人一朝得意便妄行,皮鞋一次买两双。

  有人负债破产湿湿碎,千金散尽还复来。

  一个人是否有钱,只是他的当前“价格”。

  价格有涨也有落,终究要回归真正价值。


让自己保持清醒我生气了

  如果我没记错,那是一个很美的夜晚,有风,有月光,像银子铺在地上,有淡淡的花香,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还有灯光里隐约的笑语。

  我一个人,一边走,一边摇晃着准备送给我家小狗的小铃铛,叮叮咚咚,清脆地走在清凉的夜色中。

  就在街道的拐角处,月光透过路边那棵大树稠密的枝叶,在地上投下一个个柔和的光点,你就在树下,在那里走来走去。

  我有些好奇地看着你,因为你这么小,大约只有5、6岁的样子——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在这么晚的时候,独自一个人呆在外面?

  你看见我,对我笑了笑。你不是特别漂亮的孩子,但是很可爱,脸蛋圆圆的,眼睛大大的,又亮亮的,只是显得很疲倦。

  「你一个人在这里?」我问,四处看了看,「你的爸爸妈妈呢?」

  你摇摇头:「不在!」

  你始终没有停止走路,绕着那棵大树粗大的树干,一圈又一圈地走,不时用手抹着自己的脸,不断地打着哈吹,有时候会用力跺脚。

  我站下来,看了很久,还是不明白你要干什么。

  「你在干吗?」我忍不住问。

  你一边走,一边疲倦地说:「我要这样才能够不打瞌睡。」

  我看看天,天空是深蓝色的,月亮又大又圆,遥远的,离我们很远的地方,星光闪耀,而比星星更远的地方,是无穷无尽的黑暗。

  早已是该睡的时候了,尤其是你这么小的小孩子,早就该进入了梦乡。

  「你该回家睡觉了,小朋友不应该睡得太晚。」我拍拍你的头说。

  你摇摇头,撅着嘴,愁眉苦脸地说:「可是,妈妈不让我睡。」

  啊?

  我惊讶地看着你,不相信你的话。你发现了我的怀疑,停止走路,站到我的面前,两道淡淡的眉头皱起来,严肃地说:「是真的。」说话的时候,你又连打了两个哈吹,因为困,眼皮都似乎有点睁不开,于是你跑到路边,将眼睛贴在冰凉的铁栏杆上,让自己保持清醒。

  我生气了,不是对你生气,而是对你的妈妈,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居然不允许自己的孩子睡觉?

  「走,带我去见你妈妈!」我说,牵起你的手,要你带路。你的手很小很软,被夜色浸得冰凉。

  我们一起走了很远——我没想到你家会住得这么远,你一路上在不断地说话,你说家里的小兔子从来不吃胡萝卜,原来那些童话都是骗人的,兔子其实只吃青菜;你说你的电动汽车电池老是不够用,所以你就偷了爸爸剃须刀里的电池,结果爸爸就长出了很长的胡子;你还说,你曾经在香水里放进一点点的茉莉花瓣,被妈妈罚写了三大张的大字……你说了很多很多,夹杂著打哈吹的声音。我见你走得很吃力,想要抱着你走,你拒绝了。

  「我要自己走,才不会打瞌睡。」你说。

  因为有你那些淘气的故事相伴,这一路虽然很远,却并不累,彷佛是很快的,就到了你家门口。

  你的家,在三楼。从楼下往上看,阳台上挂着你的几件衣服,还有几盆花,窗帘是很温馨的黄色,因为天黑,虽然有月光照着,我还是看不见你所说的那些米老鼠图案。

  你的家里人显然都还没有睡,透过窗帘可以看见灯光。你一个孩子独自在外面,他们肯定很担心——我责备地看了看你,你吐吐舌头,笑了笑。

  我们一起通过黑咕隆咚的楼梯上楼,到了你家门前。

  敲开门,你的爸爸出现在门口,还没来得及说话,你已经飞快地从他脚边溜了进去。我甚至来不及捉住你。

  你的爸爸果然长了很长的胡子,密密麻麻,像杂草般遮盖住了下巴。他穿着一件皱巴巴的衬衣,袖口挽到了胳膊肘,满脸疲倦,眼睛里带着血丝,疑惑地看着我:「你是?」

  我尴尬地笑了笑,这才发现,在这么晚的时候造访一户陌生的人家,似乎不够礼貌。但是一想到你独自在外面徘徊,为的就是不要睡着,我便鼓起勇气:「我找你的太太。」

  「哦?」他点点头,让我进来,一边领我朝前走,一边说,「你是她的同事吗?难为你这么晚还过来,谢谢你。」

  我听得有点莫名其妙,走进屋,眼睛四处看,想找到你在哪里。

  你的家布置得很美,所有的家具上都有卡通图案,墙壁有一米左右的高度,是留给你的画板,上面被你用粉笔画了很多奇怪的图案,地上,乱七八糟地扔着你的各种玩具。

  你的爸爸妈妈应该是很爱你的,他们为什么会不让你睡觉?我开始怀疑你在骗我了。

  你爸爸将我领进一间小小的卧室,这是一间儿童的卧室,灯光柔和地照在那张小床上,床上躺着一个孩子。

  我睁大了眼睛!

  那孩子是你!

  那个孩子,浑身都插满了塑胶管,鼻子下正在输送氧气,床边一个巨大的氧气瓶,在房间里投下一道长长的阴影。

  你看起来奄奄一息,我不能置信——你刚才明明和我一起走了那么远的路,虽然很疲倦,但是却很健康——到底是怎么回事?

  坐在床边的那个女人应该是你妈妈?她原本应该是很美的,可是现在却一脸憔悴,眼睛定定地看着你,连我进来也没察觉,只是看着你,彷佛一不留神你就会消失。

  你的眼睛半睁半闭,每当你的睫毛一阵抖动,彷佛要闭上,你的妈妈就会低声说:「孩子,别睡!」她一边说一边流泪,而你的睫毛,又是一阵抖动,极其困难地,将原本要闭上的眼睛勉强睁开一道缝。

  「你看,我一睡,她就哭!」你忽然出现在我身边,对我耳语。

  我大吃一惊,看看身边的你,再看看床上的你。

  我忽然明白了。

  你的爸爸和妈妈守护着床上的你,不让你睡,不让你离开,而你站在这里,守护着他们,他们却看不见。

  「你想睡吗?」我悄悄问身边的你。

  你犹豫一阵:「我不知道。」说着又打了个哈吹,显得非常疲惫。

  我看了你很久,看着你不断打哈吹,看着床上的你,一次又一次想要闭上眼睛,却总在呼唤中又醒过来。

  我知道,你应该要睡了,你太疲倦了。

  「让他睡吧。」我说。

  他们蓦然抬头望着我,彷佛被我的话惊呆了,一时什么也说不出来。我飞快地将我看到的事情说了出来,我说你是如此的疲倦,却一个人绕着树在不停地走,不停地走,只因为妈妈不许他睡。

  他们先是不信,接着便低头看床上的你,抚摩着你的头,忽然失声痛苦起来。

  他们只看见床上的你,却看不见,另一个你,站在他们身边,一边打哈吹,一边亲吻着他们,想要让他们不哭。

  我站起身,悄悄地走了——因为我也要哭了。

  出门前,我听见你妈妈轻轻说:「孩子,你安心地睡吧!」

  我心头一颤。

  在你妈妈说过那句话之后,我飞快地跑到楼下,如果我没记错,那时的天空,有一颗很小的星星,猛然一亮,像一颗明亮的眼睛。

  我听见三楼那个有米老鼠的窗帘后传来痛哭声。

  我知道,你终于可以不用那么疲倦,你终于睡着了。

  夜晚很凉,露珠一滴滴地落下,像眼泪,沾湿了我的衣裳。 ............................................................................


今天上白班的他突然给我打电话了我觉得他肯定是打错电话了我猜对了

昨天让我睡沙发的老公,今天上白班的他突然给我打电话了。我觉得他肯定是打错电话了。。。我猜对了。


发错人了


公司里需要避嫌哥是个君子


远处一个小孩看着我的雪糕直咽口水


小正太为大众服务今天下班回家走在路上


本文链接:https://www.ackck.com/duanzi/20216.html 搞笑段子句子笑话—“CK搞笑段子搬运工”,内容如有引起不适或侵犯您的权益,联系我们紧急处理